入党申请书,入党申请书范文,入党志愿书,入团申请书 - 百分范文网[原"求祝福网"]! 手机版 资讯订阅 热门排行榜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QQ相关 > 微小说 > 正文

烟雨红尘终相逢

时间:2017-01-05 来源:未知 作者:百分范文网 点击:分享到QQ空间
《烟雨红尘终相逢》 文/凉情 【一】 街道上人群来来往往,偶尔还能听见小贩的几句叫卖声,让集市显得格外热闹。 原来是熙月国一年一度的桃花节快到了,想想也就不奇怪了,如今正值春季,桃花开得满山遍野,每到这个时节,都会有许多来自各国的商人,学士和官
《烟雨红尘终相逢》
  文/凉情
  
  【一】
  街道上人群来来往往,偶尔还能听见小贩的几句叫卖声,让集市显得格外热闹。
  原来是熙月国一年一度的桃花节快到了,想想也就不奇怪了,如今正值春季,桃花开得满山遍野,每到这个时节,都会有许多来自各国的商人,学士和官员来此游历一番。
  这桃花节通俗一点来讲就是相亲会,赏花的男子若是在途中遇到如意的姑娘,对方也中意他时,男子就把提前准备好的定情信物交到女子手中,并承诺来年一定娶她为妻,这样就凑成了一段姻缘,而每年在桃花节成就姻缘的有情人数不胜数。
  满园春色,十里桃花。
  相比城外的集市,苏府的听竹轩内格外宁静,轩内的几个丫鬟都退下忙于府中的事,房间内只留下了苏府的大小姐也是熙月国的倾城郡主苏月笙和她的贴身丫鬟含香。
  “说到明日的桃花节,小姐,你说到时候老爷和夫人会同意你去吗?”含香担忧道。
  “我算过了,过几日爹要出府一趟,只要我和娘说,娘会同意的。”
  听到这话,含香也就放心了。
  “小姐,如今你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了,凤公子有没有说过他什么时候娶你啊。”含香笑嘻嘻的问。
  “哪有这么快,含香,你又胡闹了!”
  含香撇撇嘴,很是冤枉:“含香才没胡闹呢,本来就是嘛,小姐你和凤公子从相识到现在已有十年之久了,这感情一天比一天好,也该准备准备婚嫁之事了。”
  听到这话,苏月笙顿时娇羞不已,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含香!”
  看到自家小姐被自己逗的一阵脸红,含香觉得顿时有一种满满的成就感,哈哈大笑起来:“好啦,好啦,含香不逗小姐了。”
  “小姐,你说桃花节,凤公子一定会去吗?”含香有些担心,怕凤鸣萧到时候因为什么事给耽搁了。
  窗外,园中的花开得格外灿烂。
  一阵微风吹过,苏月笙恍惚中仿佛又看到了他的身影。
  轻言道:“会的,一定会的……”
  
  
  【二】
  翌日,清晨,桃花节到了。
  熙月国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来自各国的官员学士,所有店铺生意的更是比往日红火,不一会每家酒楼,客栈都坐满了游客,甚是热闹。
  苏府的听竹轩内,鸟儿还在枝头婉转的歌唱,经过一夜晚风的洗礼,庭院中又飘落了一地的花瓣。
  苏月笙轻轻推开房门,今日的她似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袭流苏白纱,一只蝴蝶青钗将三千秀发挽在脑后,眉眼如画,绝色倾城。
  正当她转身,就看到不远处含香朝她迎面走来。
  “小姐,你今天好美啊!”含香感叹道。
  “真的吗?”
  含香不停点头“嗯嗯,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凤公子看了一定会挪不开眼”
  苏月笙微微红了脸,笑着说:“臭丫头,就你嘴甜。”
  含香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说到:“夫人正在水心亭赏花呢,小姐,咱们快去找她吧。”
  “嗯,走吧。”两人迈开步子,朝水心亭方向走去。
  没过一会儿功夫,两人就快到了,远远望去,只见水心亭中央坐着一位夫人,正是苏月笙的娘亲,名叫穆云烟,曾经也是熙月国的第一美人,虽说如今已到中年,但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痕迹,仍是风韵犹存。
  “娘”苏月笙走上前,轻声叫道。
  穆夫人见到苏月笙,非常高兴,连忙叫她坐下,“月儿,找娘有什么事吗?”
  “娘,月儿有一事还望您允许。”
  “嗯,说吧,只要娘能办到的,一定答应你。”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突然想到如今已是春季,正是万物复苏,百花盛开的时节,月儿这几天整日待在府中,有些烦闷,听说这桃花节的到了,十里桃花,甚是漂亮,月儿想去欣赏这桃花,顺便借此机会好好散散心,不知娘亲可否答应?”说完,苏月笙轻轻拿起桌上的一块糕点递给穆夫人,顺便自己也尝了一块,觉得味道还不错,入口即化。
  听完苏月笙的请求,一向宠爱女儿的穆夫人自然不会拒绝,毕竟这样不是什么大事,答应道:“既然月儿想去,就去吧,但是一定要答应娘路上注意安全。”
  穆夫人担心苏月笙的安全也不无道理,苏月笙天生就长得极美,况且今日又打扮的如此漂亮,必定会有许多人对她怀着不轨之心。
  得到穆夫人的允许,苏月笙优雅的起身,轻轻点了点头,“娘,那我走了。”
  “去吧。”穆夫人笑着摆摆手,随后看向站在一旁的含香,叮嘱道:“路上照顾好小姐。”
  “是,夫人。”
  得到穆夫人的允许后,两人便出了府,含香扶苏月笙上了马车,随即准备出发。
  
  
  【三】
  因为路程不远,不一会儿两人便到了。
  含香扶着苏月笙下了马车,放眼望去,遍地桃花开得甚是烂漫,漫山遍野,吸引了许多游客。
  苏月笙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依旧是那般英俊潇洒。
  轻轻走上前道:“让你久等了。”
  “不会,我也是刚到不久。”凤鸣萧转过身,看到苏月笙的第一眼便满眼惊艳,伸手轻柔地将苏月笙额前的一缕秀发挽在耳后,赞叹道:“月儿,今天的你真美。”
  苏月笙娇羞的低下了头,这一举动,更是吸引了许多青年男子的垂涎。
  凤鸣萧或许是留意到了身边的异样,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他极其不喜欢别的男子对苏月笙的这种觊觎。之后不动声色的把苏月笙轻轻揽入怀中。
  苏月笙倚在凤鸣萧的怀里,轻声道:“这里的桃花真美。”
  “桃花节美得地方可不止这些,还有比这更美的。”
  “真的吗?”
  凤鸣萧点点头,“月儿,想去?”
  “嗯,可以吗?”
  “当然。”只见凤鸣萧响亮的吹了声口号,一匹白色的汗血宝马从远处的林中奔驰而来。
  凤鸣萧动作潇洒的跃上了马,随后,伸出手拉苏月笙坐上马。见他们要走,一旁的含香担忧了。
  “小姐!”
  苏月笙明白含香的心思,朝她摆摆手,示意道:“你先回府吧,告诉娘亲说我中途遇一故人,便一同叙旧了,可能要回去晚些。”
  “哦……,那小姐别回府太晚了,怕是夫人万一怪罪下来,含香可担待不起。”
  “嗯,回去吧!”含香独自一人坐上马车回府。看着马车在视线中越走越远,苏月笙和凤鸣萧相视一笑。
  随后趁着暮光,十里桃花,两人一马,消失在人群之中。
  
  
  【四】
  是夜。
  熙月国的夜色可谓是四国之中最美的,加上今天又是桃花节,在街头游逛的更是络绎不绝。客栈酒楼的红灯笼点着亮光,偶尔还能闻到从楼里飘来的一阵酒香,许多商贩都在路边摆起了小摊,有变戏法的、卖花灯的、还有比试才华的对诗比赛。
  如此繁华热闹的集市,在月色下,显出一片祥和之色
  凤鸣萧牵着苏月笙的手穿梭在人群之中。
  “这里的夜色真美。”
  “嗯,月儿喜欢就好。”
  两人逛了许久,凤鸣萧突然问道:“月儿可有中意之物,便顺同一起买回去吧。”
  苏月笙摇了摇头,示意没有。转眼看到远处围满了人群,好奇道:“那边在干嘛?”
  凤鸣萧顺着苏月笙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群人拥簇在一起,似乎很热闹的样子,不禁引起了两人的好奇心。“走,我们过去看看。”
  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之中挤了进去,原来是对诗比赛。苏月笙本是对这种比赛没兴趣,却在向四周环顾了一眼之后,改变了注意。
  只见她缓缓走上前,“不知小女子可否对上一句?”
  老板见苏月笙的第一眼,便知道她家世不凡。“当然,莫非小姐是看上了那盏琉璃花灯?”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去,旁边的桌上摆着一盏用琉璃做的花灯,晶莹剔透,栩栩如生。
  苏月笙含笑,“自是如此。”
  话刚说完,便听到围观人的一阵唏嘘。花灯配美人,再合适不过。
  “那好。”老板望向人群,大喊道:“有谁愿意出来与这位小姐比试一场?”
  人们面面相觑,过了良久,终于有一人站了出来。“在下愿与小姐一试。”
  来人是一位白面书生,身着青衣,对苏月笙微微额首,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那好,允我来介绍下比赛规则,赶上今儿是桃花节,那么就用桃花来做诗吧,每人一句,直到对方答不上来,即可获胜。”老板道。
  “那么公子先请吧。”苏月笙朝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让他先做诗。
  书生看了看苏月笙,随口道:“春风一笑百媚生,三月桃花相映红。”
  苏月笙紧随其后:“昨夜风吹遍桃花,未央前殿月轮高。”
  ……
  比赛进行了三个回合,两人都不相上下,一旁的围观者个个都很紧张,不敢出声,只有凤鸣萧一脸轻松的样子,还时不时的扬起嘴角,那是因为他对苏月笙有决对的信心。
  比赛还在继续,只是书生看起来好像有点力不从心了。
  “石门流水现桃花,我亦曾到秦人家。”
  “春色桃花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
  苏月笙一句对完,众人都在等待书生的下一句,过了许久,只见他摇了摇头,拱手道:“小姐才华出众,小生自愧不如。”
  语毕,周围响起一片掌声。老板上前大声宣布:“今儿的对诗比赛,到此结束,恭喜这位小姐获胜。”
  随后,老板小心翼翼的取过那盏琉璃花灯,送到苏月笙的手上。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一家客栈的阁楼上,有一人把全过程看的一清二楚……
  苏月笙同凤鸣萧一起来到河边,蹲下身,轻轻把琉璃花灯放上湖面。之后,苏月笙双手合十,闭上眼默默许下一个心愿。
  月色下,平静的湖面波光粼粼,鱼儿嬉戏,不时泛起涟漪。水面上倒映出倾城的容颜,笑容恬静,如此美景令人不忍打扰。
  待苏月笙许完愿,凤鸣萧见时辰也不早了,说道:“我送你回家吧。”
  苏月笙轻轻点头,两人踏着一路月色,步行回到了苏府。
  “行了,我到家了,你也赶紧回皇宫吧。”苏月笙转过身,对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凤鸣萧说。
  凤鸣萧是熙月国的护国大将军,所以皇上特意命他住在皇宫,别看凤鸣萧年纪轻轻,却早已是战功显赫,成为了熙月国百姓心目中的战神。
  “月儿,我……”凤鸣萧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这可不是你大将军的作风。”
  凤鸣萧看着苏月笙的眼睛,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月儿,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敌军入侵,如今边塞及及可危,皇上命我前去支援。”
  苏月笙一愣。“要去多久?”
  “明日即刻出发,最快一个月便足够,最慢可能要一年。只要敌军撤出边塞,我便会马上回来。”
  苏月笙轻轻点了点头,眼睛里却含着不舍,“此番征战,千万小心,保护好自己,我会在苏府等你回来。”
  “嗯……”
  凤鸣萧注视着苏月笙缓缓走进苏府,随后转身,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五】
  入夜,风带着些许凉意。
  苏月笙独自一人站在水月亭中,抬头望着明月,轻轻叹了口气。
  “夜深了,小心着凉。”含香不知何时出现在苏月笙身后,为她披上了一件风衣。
  “谢谢。”苏月笙紧了紧衣服,轻声道,“含香,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小姐未睡,含香又怎能先睡。”
  看到苏月笙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含香蹙眉。“小姐有心事?”
  “你怎么知道?”
  “这所有的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了。”
  苏月笙听后,笑着摸了摸眉心,“你说的没错。”
  “小姐可是在为凤公子担心。”含香笃定的说道。
  苏月笙轻笑,“这苏府最了解我的,恐怕也只有含香你了。”
  “含香自幼就在苏府服侍小姐,小姐的心思还是能猜到一些,小姐莫要担心,凤公子乃是战神,武功高强,一定不会有事的,倒是小姐自己要照顾身体,不然凤公子回来,又要怪含香服侍不周了。”
  “我知道了,含香,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去睡吧,我随后就回房。”
  “嗯,小姐也要早点睡。”
  含香转身离去,背影渐渐消失在黑幕中。宁静的夜色下,又听见一声叹息。
  鸣萧,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翌日。
  长安城外,凤鸣萧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领队,后面则跟着三千精兵,气势宏大。熙月国的百姓听说要打仗,许多人都来欢送军队,祝愿他们早日凯旋归来。
  这次,苏月笙没有去城外送凤鸣萧,其实两人都相互明白,怕到时侯看见对方,会忍不住,会舍不得走。所以,他们选择了不见面。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军队终于要出发了,随着凤鸣萧的一声下令,浩浩荡荡的军队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向远方。
  听竹轩内。
  “小姐,不好了,小姐……”一大清早,在听竹轩里为凤鸣萧和军队祈福的苏月笙叫听到含香在外面大喊大叫。
  推开门,看着气喘吁吁的含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姐,皇上身边的高公公突然来访,手里还拿着圣旨,说是与小姐您有关,老爷叫你去大厅一趟。”
  听完,苏月笙皱眉,突然间她竟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的圣旨绝对不简单,在熙月国她虽然是皇上亲口册封的倾城郡主,可每次除了参加宫里举办的一些宴会之外,皇上从未在其他任何事上召传她,更不会下什么圣旨了,这次的事,想必不一般。
  一旁的含香看着苏月笙一脸沉思的样子,不禁开口询问:’“小姐,这次不会出什么事吧……”
  含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月笙用手打断了,随即苏月笙一脸平静的说:“走吧,去大厅。”
  两人刚到大厅,就看见里面早已坐满了人,苏月笙向诸位行了个礼,随后退到了一旁站着。
  高公公见苏月笙到了,便不再耽误时间,开始动手摊开圣旨。
  大厅的一群人见状,立马起身下跪,心情紧张的等待奴公公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倾城郡主苏月笙容颜绝色,天资聪慧,才识过人,今封之为和亲公主,远嫁楚凉国,以维持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特命人准备了金银万两,珠宝十箱,绸缎数匹做为嫁妆,三日之后即刻启程,钦此。
  圣旨宣读完毕,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说话,苏丞相颤颤巍巍的从高公公手中接过圣旨,“谢皇上。”
  “苏丞相,恭喜啊。”高公公说到。
  “恭喜恭喜。”苏丞相牵强的扯出一抹笑,在场的各位其实心里都清楚,这皇上御赐了许多嫁妆,表面上虽风光靓丽,其实,远嫁过去之后,这回一趟苏府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两国相距甚远,加之又无亲戚熟人,苏月笙嫁过去恐怕难以幸福啊。
  “那还请郡主早日做好准备,奴家这就回皇宫向皇上复命。”
  “好好,来人,送高公公出府。”苏丞相找了个家丁把高公公送出了苏府。
  就在此时,站在人群中的苏月笙突然感觉两眼发黑,头昏眼花,随后便晕倒过去……
  “小姐!”
  昏迷中,苏月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看到自己身着一袭火红的嫁衣,上面绣着凤凰的图案,站在苏府门口,向远处望去,也是一袭红衣的凤鸣萧骑着高头大马正朝她迎面走来。那一刻,她笑了,笑魇如花,很美很美……
  听竹轩内。
  “太医,小女怎么样?”苏丞相和穆夫人都紧张的问。
  “回丞相,夫人,苏小姐并无大碍,只是因为受到刺激,导致头晕,气短胸闷,才会晕倒,待我开几副方子,按时服用便恢复。”
  苏丞相终于松了口气,庆幸女儿没事,“好,没事就好,来人,送太医出府,随后去药铺拿药。”
  “是,老爷。”管家亲自送太医出了府。
  “小姐,老爷,夫人,小姐醒了!”
  就在这时,含香激动的叫喊拉回了大家的思绪。
  苏月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还是有点头疼,不过比起之前好多了,含香见苏月笙醒了,便扶她坐起来。
  苏丞相和穆夫人赶紧上前询问道“月儿,醒了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月笙摇了摇头,“爹,娘,我没事。”
  “没事就好,和亲的事千万别想太多,现在关键是把身体养好。”
  刚一提到和亲之事,苏月笙原本的目光又黯淡了几分,垂下眼帘,轻声道:“爹,娘,女儿有些累了,想再休息一会儿。”
  苏丞相与穆夫人对视了一眼,看到苏月笙的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后嘱咐苏月笙好好休息,两人就离开了。房间里还剩苏月笙,和几个丫鬟。
  “你们都出去吧,含香,你也出去。”
  “是,小姐。”听到苏月笙的吩咐,都退下了,含香本不想走,想留下来照顾苏月笙,可看到苏月笙给她的眼神之后,还是无奈离开了,房里就只剩苏月笙一人。
  闭上眼,不禁又想起了梦中的情景,苦苏月笙苦涩一笑,梦终究是梦,总归要回到现实。
  一滴泪悄然落下……鸣萧,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怎么办啊……
  
  
  【六】
  第二天,原本宁静的苏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水月亭中。
  苏月笙独自坐在石凳上,静静地望着亭外四周的风景出神。
  “小姐。”含香不知何时出现,轻唤了一声,却发现苏月笙没有任何反应,便又唤道:“小姐?”
  “嗯?”苏月笙猛的回过神来,“含香,有事吗?”
  “小姐,府上来了位公子,说是专程来探望你的,不知小姐见不见?” 
  苏月笙皱眉,询问道:“爹和娘呢?”
  “老爷和夫人见小姐自从醒来后便一直神色不佳,今儿一大早就去圣佛寺替小姐祈福去了。”
  “那你可知这来着何人?”
  含香摇头,“他没说,不过看他的穿着打扮,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嗯,去看看。”
  苏月笙同含香来到大厅,一男子正悠闲地喝着茶,身后还站着一随从。
  “让公子久等了。”苏月笙率先开口。
  “不会,我也是刚来不久。听说苏小姐前阵日子晕倒了,特来探望,不知苏小姐现身体如何?”男子笑的一脸温和,说话也是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
  可越是这样,苏月笙就越不安。眼前这男子来路不明,穿着的价值不菲,绝对不仅表面这么简单。
  “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子这些天好多了。”
  “那就好,苏小姐可要保重好身体,三日之后的大婚可不能缺了新娘。”
  苏月笙心中一惊,开口道:“你到底是何人?”
  男子轻笑,“在下的身份不知挂齿,苏小姐不需要知道。既然苏小姐身体已无大碍,在下就先告辞了。”
  苏月笙看着他的眼睛,总感觉深不见底,这种人不宜久留。“那公子慢走,小女子不送。”
  苏月笙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愈发不安。
  苏府门外。
  “王子,我们现在要去哪?”
  男子轻轻勾起嘴角,“当然是回皇宫等着娶亲了。”说着,他不禁又想起了那天晚上诗词比赛的情景,他就在阁楼上看着,她是那么的倾国倾城……
  “是,王子。”
  原来他就是楚凉国的王子,名叫凌霄,也是苏月笙未来的夫君。
  听竹轩内。
  苏月笙心里忐忑不安,“含香,马上去给我准备纸和笔,还有信鸽。”
  “我马上就去。”含香急急忙忙的跑出去。
  不一会东西就准备齐了,苏月笙提笔在纸上写了寥寥几字,至于内容,虽然含香站在一旁没看清楚,但还是能猜到一些。
  苏月笙把信绑在信鸽上,然后放飞。双手合十,心中祈祷但愿凤鸣萧能收到此信。
  皇宫中。
  “禀王子,属下拦截了一封信,从苏府传出。”黑衣男子捧着信,恭敬的看着凌霄。
  “干得不错!”接过信,凌霄看都未看一眼,将它撕的粉碎,随手一扬,飘散在风中。
  
  
  【七】
  三日期限已经到了,苏府里张灯结彩,安排着苏月笙远嫁的亲事。
  皇上御赐的嫁妆都已派人送到了府上,并且还特意命织造坊做了件嫁衣。
  听竹轩内含香正在给苏月笙梳妆打扮,嘴里却念着:“怎么办?小姐,怎么办啊?你该不会真的要嫁去楚凉国吧?”
  苏月笙苦涩一笑,心里很不是滋味,“还能怎么办,只有听天由命了。”
  含香听后一惊,结果不小心扯下了苏月笙几缕头发,“嘶——”。
  含香吓得急忙后退一步,“对不起小姐,都怪含香笨手笨脚的,弄疼小姐了。”
  “没关系。正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含香拍拍胸脯,呼了口气:“没事就好,小姐,你说凤公子收到信了吗?为什么不来救你?”
  “如果我猜到没错,那封信应该没有送到鸣萧手里。”
  含香疑惑:“为什么?”
  “这件事恐怕和那天来府上的神秘男子有关。”
  话说到这,喜婆进来催了,“打扮好了没?马上就要起轿了。”
  含香应着:“好了好了,我这就扶小姐出去。”
  镜中的人儿点着淡淡红妆,眉心画了一朵盛开的红莲,一袭火红的嫁衣更是把她衬托的越发艳丽。
  “小姐,我们走吧。”
  苏月笙在含香的搀扶下上了花轿。“好了,含香,你回府吧,路上有喜婆跟着,你就不必去了。”
  含香皱眉,“为什么?”
  苏月笙看着含香的眼睛,认真道:“听话,不让你去自由我的道理。”
  “那……好吧。”含香不舍的看着苏月笙。
  “起轿。”喜婆扬声道。
  一起都进行的很顺利,十里红妆,让不少百姓红了眼。
  出了长安城,就是境外了,因为到楚凉国路途遥远,顾及苏月笙的安全,皇上派了不少士兵护送,不得有半分差池。
  一路上走了很久,士兵门也有些累了,苏月笙轻轻撩起花轿的帘子,对跟随着的喜婆询问道:“我们现在到哪了?”
  “回公主,前面不远处就要路过绝情崖了。”
  语毕,苏月笙眸光一闪,“我看士兵们都累了,不如这样,让士兵们在绝情崖一旁的小路上稍做休整吧,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这轿子晃得我很难受。”
  “这……”喜婆面露难色。
  “你放心,我就出去一下而已,不会有事的,况且不是还有你跟着吗。”
  “那好吧。”如此一说,才勉强答应。
  花轿一停,士兵们就都坐下来休息了,苏月笙在喜婆的陪同下,来到一处草丛边,透透气。
  两人停留了一会,喜婆道:“公主,咱们该启程了。”
  “恩,走吧。”
  喜婆转身,苏月笙见此立马在她后颈用力一击,随后她便晕倒在地……
  绝情崖上。
  冷风凛冽,苏月笙一袭红衣,裙裾在风中飘扬。
  “鸣萧,原谅我。”
  苏月笙轻闭双眼,一点泪从眼角滑落。随后纵身一跃,那一瞬她绝美的容颜在风中就像千万朵盛开的彼岸花,美艳妖娆。
  
  
  【八】
  两个月后。
  熙月国三千多名战士在战神凤鸣萧的统领下,成功击退了敌军,胜利归来。
  街上的百姓知道这个消息,都在为此庆贺。
  将军府内,凤老将军正和夫人在厅堂喝着茶等儿子回来。
  “爹娘,孩儿回来了!”凤鸣萧高兴的跑进厅堂大喊道。
  老将军和夫人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回来了!这一去辛苦了,我特意命人准备了一桌的饭菜,为你接风洗尘。”夫人开口道。
  “爹娘,你们先吃吧,我想去看看月儿,我答应过她的,回来就去看她。”
  “这……”两人听后,面面相觑。
  “怎么了?”凤鸣萧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看着爹娘欲言又止的样子,总感觉有事瞒着他。“有什么事快说啊!”
  “那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嗯。”
  “苏小姐已经去逝了。”
  凤鸣萧怔住。
  不可置信的摇头,“不可能的,不会的,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这样……”
  “孩子,爹娘没有骗你,你走之后,皇上突然下旨,让苏小姐远嫁楚凉国当和亲公主,苏小姐不愿意,在去楚凉国的路上跳崖身亡,此事过去已有两个多月了。”
  “不!她不会死的!一定不会!”凤鸣萧怒吼。不顾一切的冲出家门。
  绝情崖上。
  凤鸣萧俯首望着万丈深渊,手里紧握着他从崖边的草丛中捡到的一条喜帕,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月儿,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哪怕牺牲我自己……我也会把你从楚凉国……救出来,护你周全……”话到最后就只剩下哽咽声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更何况他还是将军,恐怕这是他一生中最心痛的一次了……
  将军府。
  “孩子,你真的要走?只是这苏小姐早就不在了,你为何还要执着的这样。”
  “不!她一定没有死!一定会回来的!”凤鸣萧抬头望向天空,目光深邃。“因为……我相信她”
  “娘,我去意已决,还望娘成全!”说着,凤鸣萧双膝跪地,“娘,恕孩儿不孝,不能陪在您和爹身边。”
  夫人连忙扶起地上跪着的孩子,无奈道:“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好吧。”
  “谢娘成全!”
  凤鸣萧刚转身要走,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鸣萧少爷,慢点,等等。”
  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将军府的老管家云叔,正背着一包袱跑过来。
  “少爷,您要走,就带上老夫吧,在这将军府,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看着你从小长大,如今就带着我一起走吧,少爷一个人在外没人照顾,老夫不放心啊。”
  “是啊,云叔是府上的老管家了,带上他万事也好有个照应。”一旁的夫人开口道。
  “那好吧,云叔,我们一起走。”
  晴空下,两人并排走着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九】
  一年后,冬天。
  僻静的南山脚下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宅子。整个面积很大,里面却只住着两个人,一个叫云叔,一个叫凤鸣萧。
  雪一直在下,已有一尺多厚。凤宅的门外一位老人正扫着积雪,还能看见几只盛开的梅花傲立雪中。
  就在这时,雪中有一白色人影正迎面走来,越来越近。
  云叔大惊失色,手中的扫帚倒在雪地中,他急忙跑进宅子,大喊道:“少爷,少爷,不好了!我……我,门外……”因为太着急,一时之间话都说不清楚了。
  原本凤鸣萧正在书房练字,听到云叔的大叫声,吓得手一抖,墨汁全都溅到了白纸上,轻声叹了口气,心想这幅字画又毁了。
  凤鸣萧见云叔进来,扬声道:“云叔,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急躁。”
  “少爷,苏姑娘,门外。”云叔用手指向外面,气喘吁吁的说到。
  凤鸣萧一怔,立马冲出房门向外跑去,不远处的雪地中,他终于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和日思夜想的脸庞,记忆里又浮现出当年三月桃花,两人一马的情景,一时之间,泪流满面……
  原来,这世间真有一种奇迹,只要你执着的相信。哪怕百转千回,我依旧可以寻到你。
  雪,飘飘扬扬的下着,两人站在雪地中,相视而笑……(文/凉情)

此文章是由百分范文网www.100xz.cn收集和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及原始链接!

  • TAG:
我也要分享这篇文章:
更多

你可能还喜欢这些文章

范文大全

热点内容
推荐内容
笔墨情缘
一支笔 就已经定格好了一段相遇 还没有写下一滴墨 就早已定格好一段相遇 (一:初见)...
原来你也是脆弱爱哭的女子
1 年少的时候,最敬仰姐姐,觉得她做什么都很勇敢,而且从来不会像我,被小男生欺负了...
彼岸花开
记得年少懵懂时,牵着你的手,你是我的青梅,我是你的竹马,你就像一条小尾巴,我走到...
结局出乎意料的微小说
★刚才给最好的闺蜜打电话:我怀孕了,先借我1000块钱应急!闺蜜回道:不好意思,我老...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 农村妇女李雪莲,为了让丈夫在单位多分一套房子...
我还没赚够钱,但真的想娶你
-01- 确实不该和她吵架,现在想想有点后悔,毕竟,每次要滚出家门的,都是自己。 我微...
我花了很多年才学会拒绝别人
文|达达令 图|HSIAO-RON CHENG 来源|她在江湖漂(ID:tazaijianghupiao) 1 打从我...
洗脚房的打火机
文/贤者无忧 张二娃下班回到家里,见老婆已经回家卫生间洗衣服,自己就躺在沙发上看起...
妈妈,我可能不会爱你
1 妈妈: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仔细数数差不多3年。这3年的春节我分别在广西、...
与父亲相伴的日子
菲利普托莱达诺,一位美国摄影师。 他独自陪伴父亲度过了最后的三年时光,眼看着老迈...
最新动态